当前位置:香港六合彩 蒋中一粉丝网 > 电影 > 正文
曾经的一份错过让年青的我执拗地认为,自己的心湖从此会变得波涛不惊,直到那次酒后失言,我才理解,其实自己的心扉始终没有真正封闭过,只是用回忆将其虚掩,而这一切,仿佛都在是等待青儿的到来。
某年的一次酒后,我呢喃着霞的名字,朋友问我霞是谁,我说是我以前的恋人,上个月结婚了,朋友笑着拍拍我的肩,说道:来,咱持续喝。而那次聚首时,友人问我在想什么想得都笑起来了,我随口便说出了青儿的名字,朋友问我青儿是谁,我说是一个小女孩,很可恶的,下次带来让你看看?接着我笑着拍拍朋友的肩,说道:来,我们继承喝。我真的很愉快,我终于晓得,忘却一个人的最好措施就是彻底地爱上另一个人,虽然这句话的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懂得,但亲自领会起来时却有完整不同的感想,至少我没料到这份爱能够来得如此敏捷与甜美。
青儿能弹一手美丽的钢琴,有专业九级证书。朋友圈里,会两下皮毛的不在少数,香港六合彩公司,因为弹钢琴与喝咖啡好像是小资情调里不可或缺的内容。而在我看来,最被小资情调推重的所谓忧郁与精巧,都是一种凡夫俗子打扮生活与标榜身份的方法,但在青儿近乎专业的弹奏中,我不得不否认,忧郁其实是一种融入旋律后的境界,而精细正是青儿那馕着花边的裙摆在乐声中的稍微飞舞。
青儿能接收我的寻求,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不外当青儿说起和我的这段情感是她的初恋时,意外也就成为了惊喜。青儿并没有谈话,任何时候,胜利都不是一挥而就的,假小资们难以企及的所谓情调同样不能。青儿能弹一手好钢琴的代价就是她年少的回想里除了琴房就别无其它,而久长地触摸琴键,使得青儿的手指虽然苗条却并不细腻,距离虎视眈眈的黑背胡狼更近了一点。每当我试图仔细地看清青儿的双手时,青儿总会捂着脸把手抽出来。假如这时再拥青儿入怀,她是不会摆脱的,每次我都能明白地感到出青儿那不安的心跳,一份怜悯的激动和一份盼望永恒的激动就会在我心底幸福地涌动出来。但我们都很苏醒,青儿即将返回海南,如要没有一个人愿为对方而转变自己,那么这一湾俏丽的海湾,就会成为彼此遥望对方的距离。
青儿喜欢让我陪她一起看海,因为海的另一边是她的家乡,青儿提起故乡总有说不完的快活,不过很少说起回家的话题。我清晰,青儿的家景很好,她在家能过得很舒畅,比拟而言我给青儿所带来的情绪在现实中显得是这么地软弱。很屡次看着勇往直前的湖水涌来时,六合彩资料,我都想当真地对青儿说:“我会等你长大,我会在海的这一边爱你。”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止住,我想,青儿必定也看见了,湖水退去之后的沙滩上,那么多对情侣留下的脚印都已不复存在。
分辨的日子毕竟快要来到了,每每看到青儿半吐半吞的神色,我老是装做不经意的平淡。青儿曾警惕地试探过,我是否也去她那儿,她父亲会替我支配好所有的。我也很确定地谢绝过,通过艾米丽找到爸爸的孩子,我不可能过依靠于对方的日子,固然到目前我还只是个平淡的书生,却仍顽强地反复着一种浪子的傲气。在这个多云的秋天,即将到来的在水一方是她更是我不愿多谈的事实。这一点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霞,何曾类似,又是一份行将被间隔疏远的恋情,为何天意总爱打趣人,又让自己爱上一种不终局的爱。可细心一想,仍是本人的性情如斯,怪不得老天。由于越是不可能的爱,就越会等待能得到,就越会爱得不平庸,从另一面讲,也就是爱得越浪漫,恰是自己有憧憬浪漫的性格才有了神往浪漫的抉择。在这一点上我与青儿是雷同的,不论生涯的名义如许地平淡,在咱们心坎的深处总暗藏着一种翱翔的愿望,不同的是这一切表示在她的身上,是一种玩世的不恭。
直到青儿在电话的那头忍不住呜咽起来时,我才察觉我可能真的疏忽了青儿的感触。我没有回避过自己的感情,但同时又在不自发天时用着这份感情,我在从新安排自己的回忆却又自私地也维护好自己不受损害。青儿不同,她一旦敞开了心扉,就不能再自若地收回,直到迎来最后的哀伤或幸福,一如当年的我。
海口机场里,青儿与我默默地对立着,我们谁也不愿先启齿,香港六合彩。我来海口是为了看望青儿,探访她别后的生活,看望她生活的这座城市。青儿来接我,只是为了等待我的拥抱,期待我的留下,等待我的许诺。我试着躲避自己的倔强,但没有成功。青儿说她只能成为一个一般的女孩,只盼望可以守着一份爱好的工作,领有一片自己的天池,陪着一个可爱的人去过一份安适的生活,可我,只能带给她告别后的相思。青儿说这话的时候,机场一侧的商店里放着一首沙哑的情歌,我仰头望着玻璃幕墙上的天空,海口的天气很蓝,一缕若有若无的云随便地散落于天穹。
在此之前,我曾就结局做出过良多的想像,这并没有出乎我的料想。恕我没有才能带给青儿幻想的幸福,我想我只是一个平常的过客,在青儿的性命里。总之,我甘心把这份爱留在海的另一边,让这份因失去而愈显珍贵的心境,永远地,收藏在彼此的心间。
分开海口后,我便接洽不上青儿了。我想她一定很伤心,但伤心终究要从前的,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收到大海的另一边传来的问候。只是,这要等多久呢?
冬天很快就来了,我孤身回了老家。家里的冬天很冷,我就用上网打发着时间。在网上我碰到了一位叫青儿的网友,未几我们就聊得很熟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青儿,但我乐意把她当作青儿一样去倾诉。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晚,我与她聊起了感情的话题,但在这个话题上我们并不投契,聊天很快结束了,她说要给我传来一篇网文读读,我批准了。那篇文章很长,然而网页做得很有特点,一行行文字伴着柔柔的音乐逐渐地浮现出来,这是一个对于禅理的故事:
良久以前,有一座圆音寺,香火很旺。于是寺庙中的花草树虫全都感染了些许仙气,纷纭悟道修炼起来,包含横梁上的一只蜘蛛。每隔一千年,庙里的神灵就会问蜘蛛一个简略的问题:世间什么才是最名贵的?蜘蛛想起了来此上香的芸芸众生和他们拜佛的目标,每次都答复:世间最可贵的是“得不到”跟“已失去”。神灵在问了三次之后,决议让蜘蛛去世间走一回。
下凡的蜘蛛在长大后成了一位漂亮的姑娘,并赶上了一位王子。蜘蛛以为这是神灵的支配,就在她想坦然地等候神灵的下一步部署时,王子和另一位小姐成亲了,合法蜘蛛为此悲哀欲绝而香消玉殒时,另一位少年对她表白了真挚的倾慕。本来少年是当年圆音寺前一棵悟道的小草,三千年来始终敬慕着蜘蛛,而蜘蛛却从未曾感触。回到神灵身边后,神灵再次问蜘蛛世间什么最珍贵,蜘蛛是这样说的:“世间最贵重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能掌握好面前的幸福。”
故事到这里停止了,我忍不住点击了末尾那个粉碎的心形图案,点击之后,原来的音乐骤然而止,漫天飞舞的落花之中,一个美丽的背影在淡蓝色的背景里逐步远去。随同着这段Flash的是一曲刘若英的《后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惋惜你早已远去消散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清楚,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凄美的旋律愁闷地倾诉着一段心情,一份追忆,一种感悟,在这样一个严寒的雪夜里,全都实切实在地击碎了我那懦弱的同执。实在对感情而言,执着与浪漫是等同主要的,我所缺少的正是我一直在刻意回避着的,无论给自己找了怎么的借口终究不能平息的是内心一直涌起的悔意与相思,他有个在外地的女友
走到阳台,多少片雪花裹着寒意飘来,突然记起曾许可带青儿去看雪,我决定打一个电话问候青儿,告知她我此刻的心情和此时的怀念。拿起电话,才想起没有了青儿的号码,很多旧事就在这一恍惚间涌上心头,犹如这漫天飘动的多情雪花轻巧飘落,转瞬便潮湿了我的脸颊。

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

化血之爱

5点45分的爱情

给自己插根竹签

5点45分的爱情

给自己插根竹签

因为弹钢琴与喝咖啡似乎是小资情调里不

化血之爱